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82|回复: 1

中国戏曲音乐可以而且必须创造文化新高峰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136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2018-2-5 12: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进入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巨轮正在乘风破浪前行。时间不等人!我们必须走在时间前面,紧紧抓住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新时代我国物质文明建设硕果累累,捷报频传:“慧眼”卫星,c919大型客机,量子计算机,海水稻,国产航母,复兴号高铁······每一项成果都展示着中国人民的创造伟力,都让中国人民在新时代自信自豪,都推动着新时代的中国不断迈向“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两个文明建设要一起抓,两手都要硬。做为精神文明建设重要组成部分的我国戏曲音乐文化创作,也要不甘人后,要拿出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勇创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将改革进行到底。
美好事业和未来都是奋斗出来的,但是盲目奋斗将会让我们坐失良机,贻误改革。
回顾历史,无论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因为没有掌握革命和建设的客观规律及科学规律,盲目蛮干,结果导致革命和建设遭遇严重挫折,有时甚至几乎断送了中国共产党为了初心和使命而奋斗的伟大事业,比如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等,教训极为深刻。
当前,我国戏曲音乐文化创作在攀登新高峰的路上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可以讲已经陷入迷途。文艺创作的大道理比如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拜人民为师等很多人都会讲,但是,具体怎样才能在新时代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谁能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什么时候能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怎样才能将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创作之路坚持下去,现在,大家不是心中有数,而是心里都没底,没有信心,没有把握。
事实胜于雄辩。
戏曲作为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历来十分重视。特别是近年来,为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大力扶持戏曲振兴发展,单从国家每年都专门举办新年戏曲晚会就可见一斑。
遗憾的是,从进入新世纪以来近二十年时间里我国戏曲音乐文化创作的成果表现来看,十分令人失望。没有一首新创戏曲音乐唱段脍炙人口,广泛流传。与从前的那些京剧,豫剧,黄梅戏等剧种的经典唱段相比,新创戏曲音乐唱段在文化品味,艺术价值,影响力,美誉度等方面都有一定差距。我们并没有把从前经典戏曲音乐唱段的优点发扬光大,更上层楼,相反,连原有水平都没有保持住,而是唱一首扔一首,没有一首能在文化艺术上传得开,留得下。我国戏曲音乐文化创作在攀登新高峰的赶考路上,目前得分为零,严重不及格。
201815日人民网-人民日报《现实题材需精品意识(新挑战)》一文写到:
现实题材作品数量显著增加,是2017年舞台艺术尤其戏曲领域的突出特点。国家艺术基金自2014年申报起,即将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现实题材作品创作和展览,演出,列为年度资助重点,至今已经资助立项1196项,其中现实题材项目总计978项,资助资金约五点八亿元。据有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现实题材作品在近5年共有1195部,其中京昆类22部,地方戏类642部。
不过,现实题材创作虽然数量较大,艺术精品的打造明显不足。特别是为数不少的现实题材作品呈现出重宣讲轻艺术,重即时轻长远,重投排轻艺术规律的创作倾向。不能用符合戏曲艺术规律的方法来驾驭和表现题材,不能用长期的艺术打磨与市场检验来创作人民喜闻乐见的艺术品,不能让现实题材在舞台上成功地成为人们“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这样的作品最易轻率投排,即时宣传,但很难留得下,造成对物力人力和创作热情的浪费,甚至消减剧种的艺术积累和剧团的艺术优势。
相较于中国戏曲近千年的艺术积累,创作实践不过百年的现实题材创作,面临诸多艺术困境。现实题材创作的挑战性尤其在于,要让作品更加契合戏曲现代化的使命。所谓戏曲现代化,是用戏曲传承有序且不断拓展的艺术表现手段深刻表现现代情感体验,积极引领当代精神生活,让戏曲作品鲜明地彰显出当代中国在传承文化传统,追求现代理念时所体现出的民族精神,民族个性和民族风采。
进入新时代的中国戏曲在现实题材创作时,首要任务是树立精品意识,要把艺术精品作为现实题材的创作目标。(以上为引用部分)
戏曲音乐是戏曲的灵魂,复兴戏曲音乐就抓住了复兴戏曲文化的核心关键要素。
现在,国家扶持戏曲复兴发展的政策,资金,戏曲艺术人才培养“千人计划”,以前创造戏曲音乐文化高峰比较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都有了,戏曲音乐理论也有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个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创造新时代中国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突破口在哪里呢?
真理性的认识往往最先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无论在自然科学还是在社会科学领域都是如此,比如牛顿,爱因斯坦,马克思等人都对真理有先人一步的发现。在特殊情况下,甚至对大自然道路的探索也是最先由一个人开辟出来的。比如,长征途中攻占腊子口,非得有人攀上悬崖峭壁才能打开突破口。当时只有一名少数民族小战士因自幼练就攀山绝技,只有他一个人有能力最先攀上去。最终,依靠集体的智慧,在集体帮助下,小战士捷足先登,把大伙一个个带了上去,胜利打开了天险。假设当时要是没人能攀上那段悬崖峭壁,腊子口就可能攻不下来;腊子口攻不下来,红军大部队就会进退两难,敌人前堵后追,情势变化很快,时间不等人,红军处境就很危险,前途也很难预料。
新时代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在精神境界和艺术水平上要对传统经典戏曲音乐文化高峰有所突破,有所超越,在音乐层次上应更清晰更丰富,音乐发展更有逻辑性和必然性,能让人明显感到人的情感发生发展的规律性,能让人认识到人类的情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地发展和丰富。能最先创造这样的新时代中国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人,只有一位,他就是已故剧作家,词作家阎肃老师。
阎肃老师是新时代的人,他参加了20141015日国家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他一生勤奋创作,坚持创新到老;他淡泊名利,对普通百姓有着深厚的情感;他像一滴水一样融入百姓生活的汪洋大海,汲取养分,长期积累,积厚成势,厚积薄发,才能在新时代中国戏曲音乐文化向新高峰攀登的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用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文化艺术造诣,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用生命开辟和架起了通向新时代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道路和桥梁。这是新时代通向中国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惟一的路和桥,此外别无他途。
如果新时代的我们不走阎肃老师用生命换来的通向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路和桥,那么,在十九大描绘的今后三十多年发展蓝图里,将不包括中国戏曲音乐文化创造新的高峰,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在今后三十多年里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
没有预见就没有领导,没有领导就没有胜利,没有预见就没有一切。预见性来源于正确判断,正确判断来源于对情况的调查研究,来源于正确的方法论与认识论。
笔者对阎肃老师的歌词与戏曲唱词创作长期跟踪研究。阎肃老师非常热爱中国戏曲艺术,骨子里养成了一种戏曲文化修养。他的一些歌词或者唱词情感真挚丰富,有精神境界,有戏曲韵味,曾有戏歌作品广泛流行,深受百姓喜爱。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他的一些比较有名的原创戏歌精神境界,艺术品味都不错,但是听起来毕竟像歌而不是听起来是戏(戏曲老腔填词的作品不算,因为对戏曲音乐来说并没有创新发展),拿来跟那些传统的戏曲音乐文化高峰相比,可能会有人不服气,再说那些戏歌在精神境界和艺术水平上只是他向戏曲音乐文化高峰攀登的一个铺垫,并不能代表他的登峰造极的最高层次,他的最高层次的戏曲唱词,功力又进了一层。
笔者通过创作实践,已经掌握了阎肃老师最高层次的戏曲唱词的核心旋律。比较是最简单,直观的方法,比较分高低,优劣。通过在精神境界,文化内涵,艺术水平等方面与传统戏曲音乐文化高峰作品相比较,笔者可以确信,阎肃老师最高层次的戏曲唱词在音乐性在精神境界和艺术水平上比起传统戏曲音乐文化高峰都有突破和超越,完全可以担起创造新时代中国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重任。
可以讲,阎肃老师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方向就是中国新时代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方向。但是要让人信服这一点,必须先把阎肃老师创造的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完整生动地呈现出来,因为创作是作家的中心任务,作品是作家的立身之本。没有新高峰作品,哪来的让别人学习跟进的新高峰创作之路呢?
为此,笔者建议,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专门成立一个音乐主旋律创作组,下设两个小组。第一小组由中国音乐文化事业领军人物词作家陈晓光(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主席)作曲家徐沛东(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作曲家叶小钢(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歌唱家宋祖英(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牵头组织人选;第二小组由笔者及笔者举荐的音乐文化创作人才组织人选。看哪一组能创作出具备“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和“只留清气满乾坤”符合新时代精神气质要求的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能创作出雅俗共赏,广泛流传能代表中国戏曲音乐文化在新时代创造新高峰的作品。如果哪个小组不能保质保量完成作品,必须接受严肃问责。
主旋律音乐难写,难就难在容易写成表面化,概念化,口号化的东西。那些东西,老百姓不爱听也不爱唱,更不用说能成为音乐文化高峰作品影响深远了。
在中国音乐文化事业全面深化改革时不我待,只争朝夕,攻坚克难,乘势而上抢抓机遇创造新高峰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时刻,中国音乐文化事业领军人物陈晓光,徐沛东,叶小钢,宋祖英各位老师挺身而出,当仁不让,带头创造新时代音乐文化新高峰,是领头者必须具备的担当精神,更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在2017324日的会议上有言在先,“要把主要负责同志抓改革落实的责任明确下来,对责任不到位,不担当,敷衍塞责,延误改革的,要严肃问责。”如果关键时刻我国音乐文化事业领军人物没有一个人敢出头,能主动站出来担起创造新时代音乐文化新高峰的重任,啃下最硬的骨头,那么,让新时代的中国带着高度的音乐文化自信去实现中华民族音乐文化事业伟大复兴中国梦,又从何谈起呢?
20141015日国家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以来已经三年了,我国的音乐文化创作仍然没有解决缺质量缺高峰的问题。古人有“三年考绩,无功即是过”之说,现在让中国音乐文化事业领军人物陈晓光,徐沛东,叶小钢,宋祖英各位老师带头创造音乐文化新高峰,他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要不然,我国音乐文化创作缺质量缺高峰的困局早就改观了。对于国家有关方面因为能力不足及其它原因造成的我国音乐文化事业发展做得不足不好以及错误的地方,除了自觉接受百姓批评监督以外,还应该主动积极虚心地接受百姓的帮助,尽最大努力去争取百姓的帮助,对老百姓送上门来的雪中送炭及时雨式的帮助要真诚欢迎,才能克服自身的不足,弱点和错误,共同把国家的音乐文化事业发展好,不致于延误或者中断“两个一百年”音乐文化奋斗目标的实现。如果国家有关方面因为自身能力不足,又不愿接受百姓帮助,坐视我国新时代音乐文化创作缺质量缺高峰而拿不出有效解决办法,那就是一种极不负责的态度和做法,就会把国家的音乐文化事业发展置于一种停滞倒退非常危险的境地,就会延误或者中断“两个一百年”音乐文化奋斗目标的实现,就会必然有人承担起负面的历史责任,有谁愿意承担这样的历史责任呢?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高手在民间。中国音乐文化事业领军人物陈晓光,徐沛东,叶小钢,宋祖英各位老师,如果认为自己有能力可以确保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国家推出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就请向国家和人民表个态,不负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的要求;各位领军人物如果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可以确保改革开放40周年国家推出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也请向国家和人民表个态,以求得人民的谅解,也好让国家早做准备,另想办法。笔者及笔者举荐的音乐文化创作人才可以提供帮助,和大家一起确保国家能在2018年推出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来展示与我国物质文明创造伟力相匹配的新时代中华民族音乐文化新高峰创造伟力和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必须具备的高度的音乐文化自信。
一些有才华,堪当新时代我国音乐文化新高峰建设大任的音乐文化创作人才,一直无缘参与国家重大文艺晚会和其它重大文艺活动中音乐文化内容的创作。这与我国音乐文化建设领域存在利益固化藩篱,国家有关方面缺乏识才的慧眼,容才的雅量,用才的胆识,聚才的良方,求贤若渴的态度有一定关系。被埋没的人才不是一个两个,笔者就可以举荐一批。要改变目前我国音乐文化创作缺质量缺高峰的被动局面,非起用一批被埋没的音乐文化创作人才不可。
新时代要有新气象,一定要有新作为,创造新时代的音乐文化新高峰这一关必须要过。就像长征中过铁索桥,腊子口那样,要千方百计,一往无前,义无反顾地去攻坚克难,才能迎来一片新天地,才能有说服力地维护好党和国家对新时代音乐文化建设的领导权威,才能充满信心地把中华民族音乐文化实现伟大复兴的事业推向前进。
新时代我国音乐文化创作的目标就是出质量出高峰,只有如此,我们才能说新时代我国的音乐文化事业全面深化改革站在了更高起点上。做不到出质量出高峰,新时代我国的音乐文化创作就谈不上在新起点上取得新突破。
把阎肃老师最高层次的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用词,曲,唱,音乐伴奏的形式完整树立起来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名副其实地有针对性地,结合阎肃老师创作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经验,培养戏曲音乐文化创作骨干,持之以恒,久久为功,我国的戏曲音乐文化创作水平一定会有提高,也可能会创造出一些不同风格的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这要看各种条件能否创造出来。但是,以阎肃老师与祖国风雨同程的成长经历和当时他培养戏曲爱好的时代与社会环境以及他个人的综合素质来看,今后三十多年,没有人能在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的精神艺术高度上与他比肩。阎肃老师创造的最高层次的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就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戏曲音乐文化最高峰。
如果不把阎肃老师最高层次的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作品完整呈现出来,给大家一个学习研究的榜样和方向,今后三十年,中国创造戏曲音乐文化新高峰这一关就过不去。从我国戏曲音乐文化创作现状和过去三十年我国创造戏曲音乐文化高峰的困境一直无法突破就可以判断出来。那么,我国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里实现戏曲音乐文化伟大复兴就不能达到目的。这从接下来我国将要举办的一场场戏曲演出中可以很容易地看出来。

2

主题

29

帖子

7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8-4-5 11: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跟着前辈向前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