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06|回复: 0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让历史铭记

[复制链接]

3

主题

5

帖子

15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2017-12-19 17: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让历史永远铭记
黄圣凤
当我们踏上石家河这片土地时,韩启益已经离开了整整八十六年。
八十六年前,这条青石铺就的小路,韩启益无数次走过,这片植被茂密的山林,韩启益常常穿行。一株枝干虬劲的老榆树,站在石家河通往金寨必经的山路旁,那苍老的树缝里,一定还夹着韩启益当年触摸的指纹,那旁逸斜出的枝干,一定记住了韩启益当年走过时坚毅的步履。老树已经很老了,但老树还活着,记忆依然清晰,只是那个名字叫韩启益的人,离开了就再也没能回来。
十九大召开期间,这次来石家河,湖北的、安徽的、河南的,我们一群人,心里装着对红军的景仰,来寻觅先烈的足迹,追踪先烈的历程,想听一听先烈们曾经的故事。刚一到这里,人还没有说话,山川大地就说话了。这里的小路、丛林、山风、溪涧,迫不及待地告诉我们许多。我们仿佛闻到了战争年代的气息,望见了革命者翻山趟河的身影,听到了他们执着的誓言,还有他们凝望这一片土地的时候,眼神里的一片深情。恍惚间,我感觉连绵的大山背后,有一片红色的光芒,慢慢升起,弥漫成亮丽的背景,直到整个视野,一片红光。
这是一面党旗,鲜红的,映着韩启益的脸庞。
1929年7月的一天,对韩启益来说,是终身不会忘记,是铭刻在骨子里的。这一天,在金寨县毛坪的一间草房子里,他面对党旗,庄严地握紧卷头,举过头顶:“我,韩启益,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韩启益一字一句地宣誓,他的心头,升起从来没有这么庄严和神圣。
这一刻,阳光正好从东边的窗户照进来,祥和的光辉落在韩启益的肩旁和拳头上。一种温暖,一种力量,一种深沉的信仰,在韩启益的心头盘旋,他铿锵而凝重的声音在茅草屋里回荡:“我一定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人,努力革命,永不叛党!”
宣誓完毕。入党介绍人韩品山对他说:“韩启益同志,从今天起,你就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了,你肩负的使命更重了。在诸佛庵这个偏僻的山镇,很多群众尚未觉醒,希望你更加广泛地开展工作,全心革命,一心向党。”韩启益紧紧握着韩品山的手,激动而认真地说:“请组织放心,我永远不会忘记对党的承诺!”
当韩安胜给我们讲述这一段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泪光,似乎他也在现场,与爷爷一起,举起右手宣誓。韩安胜是韩启益的孙子,他一直为自己有这样一个红军爷爷而感到骄傲,一直为自己有这样一个革命的爷爷,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1903年9月3日,韩启益出生在石家河。巍巍大别山是村庄的脊梁,悠悠史河水是村庄的血脉。韩启益是踩着山道,喝着山泉长大的。宣统元年,他刚刚3岁的时候,就进了私塾温习儒学。12岁便熟读四书五经,精通诗词歌赋。提笔可赋文,张口能作诗,在一方颇有声名。1923年,20岁的韩启益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安徽省立第二甲种农校,1926年,他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9年的这个夏天,早期共产党人韩品山同志,经过长时间的和培养考察,认为韩启益完全具备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优秀素质,于是介绍他入了党。韩启益是霍山诸佛庵最早的党员之一,也是鄂豫皖根据地最早的缔造者之一。
这些,在霍山党史资料上都是可以查到的,但我们并不满足于资料上这些线条粗犷的记述,我们希望能挖掘出更为鲜活的故事来。于是,来自鄂豫皖的志愿者聚集在一起,踏入英雄故地,走访百姓山民,渴望能够采撷到更多不老的精神之花。
顾志坤,石家河人。世世代代居住在这片土地上,人称顾老大。曾是霍山红色历史清查组的主要成员。他说,从他父亲、父亲的父亲那时候,就有一些有关韩启益的故事口头流传。韩启益在当地老百姓心中,是个了不起的人,能文能武,智勇双全。
有一次,为了给金寨的党组织送一封重要的信件,韩启益化装成一个商人,从诸佛庵到金寨去。一路上哨卡重重,韩启益都机智地躲过。最后一个哨卡设在进入燕子河的一个路口,白匪的一个小头目看韩启益眉目清秀,气质不凡,就感觉这不是一般的生意人,于是拦住他,严加盘问。韩启益指手画脚,假装与那个头目拉拉扯扯,推推攘攘,不经意间将两块银元塞到小头目手里,小头目心知肚明,不动声色,盘查一阵,高喊一声“放行!”韩启益快步走过哨卡,谁知道刚走出十几步,被站在哨楼上的另一个白匪官喝住。这个白匪官走到近前,仔细打量,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越看越感觉这个人面熟,于是号令士兵:“把他给我拿下!”韩启益被逮捕了。
几个士兵荷枪实弹,押解韩启益,要将他带到白军总部去。一路上,几个兵不停地问话,但是无论怎么问,韩启益都对答得滴水不漏。眼看日已过午,几个士兵肚子饿得叽里咕噜,他们互相瞅瞅,又瞅瞅韩启益,觉得这人温和,不像要逃跑的样子,就把他捆在一处闲置的民房的桌腿上,出去找东西吃去了。
敌人走后,韩启益用牙齿咬断肩膀处的绳索,用力挣开捆绑。他拧断木板门上的铰链,逃出去。等几个匪军回来的时候,早已经人去楼空,不见踪影。匪军望着院墙发呆,他们不明白韩启益是怎么跑掉的。绳子可以断,铰链可以断,但是两米多高的墙头,大门外就有士兵看守,难道韩启益长了翅膀,会飞不成?
还有一次,大家约好了第二天在河对岸村子里开党小组会。夜里,天降暴雨,一夜未停。平时河床大石头都是裸露的,过河没有问题。一遭大雨,洪水猛涨,窄窄的河面一夜之间一片汪洋。对岸的几个党员,看着河水摇头叹息,他们说,韩启益来不了了,会议看来要推迟了。正说话间,韩启益已经走到面前。众人诧异:你是怎么过来的?韩启益抖抖身上的水珠,说游过来的。这么汹涌的激流,怎么可能游得过啊?韩启益笑着说,我是踩着水皮过来的。
从此,在霍山的红白两军中间,就有韩启益神出鬼没,英勇无敌的传说。说他能够飞檐走壁,会轻功,会踩水,山高拦不住他,水阔拦不住他,韩启益在那时的诸佛庵,是个近乎神一样的存在。
韩克仑,韩启益弟弟的长子。韩克仑从大娘口中(韩启益的妻子),听说过不少关于韩启益的事。比如韩启益智斗土匪的故事:
20年代,大山里不仅有白军,也常有土匪。兵祸匪乱,民不聊生。那一天,一窝土匪下山,想找一个金窝银窝,劫点钱粮。碰巧韩启益刚从村里的小学校回来,走在半路。韩启益韩家在当地是个大户,祖父那一辈做过朝官,父亲和叔叔都是前清秀才,家境殷实。这天,韩启身穿一件皮衣,英俊潇洒,步履矫健。土匪远远地瞅见,就知道是个富家公子,于是快马加鞭,追上来,拦住去路。几个土匪举枪对着他:“跟我们走,不然要了你的命”。韩启益知是土匪,立刻装出一副孬熊的样子,双手举过头顶,哈下腰,战战兢兢地求饶:“老乡,莫打枪,莫打枪!俺们乡下人最怕打枪。”土匪一努嘴:“老老实实,跟我们走,饶你不死!”走到一个村庄附近,韩启益佯装弯腰系鞋带,瞅准时机,一个箭步串出去,像闪电一样隐到一墩土墙的后头。土匪跟着追上来,但他们哪有韩启益路熟啊,他经常在这些村庄里走东串西,那里有一个巷道,那里有一处曲折,那里有一堵高墙,那里有一个豁口,那里有一处拐角,都清清楚楚。几绕几不绕,就把一群土匪摔掉了。
土匪头子气得哇哩哇啦,好排场一个“匪叶子”,叫你们放跑了,说着举起鞭子就对一个小土匪抽去。
韩启益在诸佛庵留下的传奇故事很多,老一辈知晓的人大多故去,现在还能讲述一二的已经很少。但从顾老大、韩克仑等人的口中,我们听得出人们的敬仰,韩启益是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
韩启益在这一片土地上做了很多事情。他入党以后,深入群众,加大红色渗透,不久就发展了韩关云、韩立礼、方赞尤等几个人入党。1929年左右,诸佛庵创办了列宁小学,韩启益在党的安排下,出任金寨县列宁小学文化主任,在他的努力下,根据地群众的文化素质提高很快,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1929年冬,佛兴庵乡农会成立,韩启益被推选为农会负责人,他带领乡亲们进行斗争,大家的斗志越来越高。他还组织赤卫队,维持治安,打富济贫,宣传革命思想,为即将开启的大规模武装起义做了良好的准备。1930年4月,红33师成立,党在金寨县董家河成立了特务营,韩启益受命任特务营司务长,为红军的后勤工作做了大量的工作。韩启益还在湖北麻城、黄安、黄皮等地开展游击战争,参加过一次又一次激烈的战斗。1930年冬,红军转战来到流坡撞,韩启益立即与周维炯、吴江等同志取得联系,配合大部队歼灭和驱逐了麻埠、独山一带数股顽敌。

2017年6月,韩启益的家人把珍藏数年的珍贵文物捐献给了金寨县党史档案局。其中包括:其中包括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第11军33师米斗、513-0大子弹壳,手雷,台灯等,还有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第11军33师司令部印章一枚,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第11军33师红旗一面,怀表一块,皖西北特区苏维埃银行钱币一张等等。这些珍贵的文物,是纪念和研究鄂豫皖工农红军难能可贵的历史资料。
让我们永远记住历史,记住所有为中国革命所牺牲的先烈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