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4|回复: 0

[百家讲坛] 我和我的弟妹们的第一次微直播

[复制链接]

58

主题

43

帖子

126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化交警的头一次微直播——《机动车驾驶证的年审》经过一波三折,总算于1130日如期开播。微直播时长2149秒,短短两天点击率竟也能突破6000,虽然,目前在609条微博中还算不上最好的那一类;但是,直播后,新增粉丝20余名,创了先例;新添关注的人数也将近20,同样开了先河。最为紧要的是它开启了安化交警微直播的崭新的旅程!
其实,天上掉馅饼的事纯属子虚乌有,初次直播之旅对我这样一个不懂电脑的人来说每一步都不算轻松。
原本十月中旬要完成的微直播因有更重要的工作而搁浅,先前撸起袖子的架势也松懈下来。1127日即星期一上午9点多,支队宣教科给我发来一条《山里交警教你上牌办证》的微直播提示纲要,这让盲然不知从何下手的我如沐春风、如饮醍醐;事实上,微直播——《机动车驾驶证的年审》的套路也好,还是框架也罢全得益于宣教科那个及时雨般的提示纲要。只是当初我们拟定的主题是《机动车驾驶证的年审》,而且,车管所年逾五十的颜立高指导员已为此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情感上的不舍也是人之常情。现在却要另起炉灶,剩余时间又只有两天,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搜集并熟记一个数千言的讲话稿谈何容易!何况微直播制作人“八字还没一撇”。分管法宣工作的大队领导吴伟教导员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上吧,条件明摆着,眼下担负宣传任务的我对微直播这玩意儿简直就是“八窍通了七窍”;放弃吧,那简直又与他近二十年刑警生涯里摸爬滚打铸就的性格格格不符,何况,这任务还源自上级业务主管部门!权衡再三,被年底大小会议缠住的他,这天下午三点,在县政府给我打来了电话,撂下一句话:“榜爷,我看不要再挑三拣四,有你和颜指导上就是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领导的信任与激励让我飘飘然宛若云中,我赶紧把宣教科给我发的提示纲要原封不动地在大队微信群中连发两遍。破釜沉舟的好处就是赢来了黄微的率先点赞。可会玩微直播的人呢?年底收关之际,要想把益阳交警支队微信、微博经营得风生水起的谭华借到安化来用上三两天,除非上面领导大脑进了水、思维断了路。通过“熟人”相中了一位玩微直播的高人,可他忒能要,谈价的起点就在县城房价的四倍以上!
不到山穷水尽,路,就没有走到头。往前一步,离希望就近一步;折返一步,离希望就远一步。周一当晚,我打了颜指导的电话。其时他正在散步,得知我打听主讲的内容,他竟有板有眼将年审的八大块内容如数家珍一般一一告诉了我。手写主持词的这晚,我推迟了半小时到十点半才上床,想不到凌晨一点半就醒来了。之后,主持词来来回回、颠三倒四地把我折腾了一宿。
28日,上班后的头等大事就是敲定会玩微直播的人。这正如搞主持求人不如求己一样,确定微直播制作人同样是求外不如求内。我把大队微直播迫在眉睫的事跟事故处理中队副中队长刘建丰讲了,并盛情邀请他出山,想不到他非但没有托词反而爽爽快快地表示愿意一试。我赶紧打了谭华的电话,接通后我简短的交代了缘由,再将手机交给建丰。建丰一试就成功了,而且毫不含糊地答应做微直播制作人!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我请科技中队的林娟帮我用电脑打主持词,我念她打。她打时无意的复叙,让我为自己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汗颜。她有时实在忍不住,也只是微微笑一笑,仅仅用了十余分钟就敲定了我得花两个小时才能完成的打印主持词的任务。得知我的窘况,出纳熊龙秀帮我推荐了会计谭娅莎。谭娅莎在家里接了我的求急电话,她不置可否,末了却透露一句:“主持词长吗?”下午一上班,我就来到大队综合指导室,室主任秦滔和廖爱群、谢辉几个都在,熊龙秀碰巧也在,这让我大喜过望。我手拿主持词大声朗读,读得他们几个捧腹大笑。得知我是在读主持词,他们敛住笑,时不时插进话:这多余、那多余。我边读边删,读完后,删去的篇幅约占三分之一,而且全是以我的口吻讲的,删后的主持词更加简洁明了;也更能消除谭娅莎接手的顾虑。
我谢过大家,兴冲冲地往财会室赶。谭娅莎拿着删后的主持词,一眼瞥见满是删除用的条条杠杠,不由自主地轻声念了起来。我的妈呀,县电视台的播音员也不过如此!谭娅莎“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走马上任,最终让《机动车驾驶证的年审》的微直播充满了希望。
大队的微直播之旅有如股市行情,一旦步出低迷,其涨势旺盛便可翘足以待。当务之际是争取“政策股”,领导拍了板,刚搭起来的微直播的班子才不至于崩盘。谢天谢地,事故处理中队中队长林朝军、分管副大队长金立谦固定了微直播制作人——刘建丰;综合指导室主任秦滔、分管副大队长王靖忠固定了主持人——谭娅莎;颜立高是最初十月份就内定好了的不二人选;我,责无旁贷。就这样,28日傍晚,参与《机动车驾驶证的年审》的微直播班子成员最终尘埃落定。
29日,整整一天,也就这么一天,微直播成员便在颜指导办公室亮开嗓门、放开手脚演示起来。为防嗓子负担过重,更多的是踩点,制作与主持人、主持人与主讲人、主讲人与制作人、还有主持人与采访对象间的配合都力求恰到好处。
开播的这一天,都九点了,独不见谭娅莎。昨天晚上大家在电话里都还彼此交流过,开播前再过一遍细的,哪知她一清早便约了化妆师,把自己扮装得光采照人。常言道:“女为悦己者容”,可怜她着警服、办公事,一掷千金,未必就一点都不晓得痛?
首次微直播已然成为过去。由于太过仓促,多有迂回,再加上是初次,更谈不上技术手段,不尽人意之处在所难免。然而,这次经历将成为我日渐老去的岁月里最为珍贵的记忆之一:我的无能堪比唐僧,我的坚守也有点像他的传承;当然比之西天取经路上九九八十一回磨难,我们这次微直播所遇到的细波微浪又何足挂齿。只是我还是要真诚地感谢我们这个团队里的每一个成员,微直播任务的完成缺一不可,而且,正是这货真价实的原生态把我也领进了微直播的大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