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3|回复: 0

[百家讲坛] 同事秦滔的《山城之恋》

[复制链接]

47

主题

32

帖子

126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2017-9-13 11: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知秋
在叶知秋的记忆当中,她清晰记得自己十二岁那年的夏天,有一个从外地来她家乡写生的大学生对她说过的那句话:“我会回来的,这里的山美、水美、人更美,所有这里美好的一切,都是我无限的眷恋……”那天大学生临走时,除了送给知秋画画的纸和笔以外,还有许多鼓励的话语和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而这一切,都给了叶知秋以后战胜所有困难的勇气。
22岁那年大学毕业后,叶知秋毅然放弃留校的机会而回到家乡的一所中学担任美术教师。或许,知秋回到家乡的初衷里不单有回报家乡的意愿,还有缘自于她内心埋藏了整整十年的一份期盼。
与知秋丽雪隽秀的外貌截然不同的是她火辣的性格。当知秋第一次来到学校时,可把学校里几个未婚男青年老师高兴坏了。不过,这股高兴的劲头没保持多久,忧伤的心情又立刻爬了他们心头。原本想着学校里来了只金凤凰,单身的问题终于有望得到解决,但这位漂亮的知秋老师似乎拥有“超强”的气场。平常和单身汉们称兄道弟,一旦感觉到磁场有异,就会立刻躲开他们几百米远而不得靠近。之后,单身汉们一致认定知秋是个不懂爱的“女汉子”,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是12月2日,也是全国交通安全宣传活动日,学校与东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联合在校园里开展了以“关爱生命、遵守交规”为主题的宣传教育活动。当身装警服、头戴警帽,端坐在学校礼堂主席台的家睿出现在知秋的视线里时,知秋心底深处莫名地涌现出一份熟悉的感觉,“是他?”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家睿和队里几位民警忙着给学生发放宣传资料、忙着与学生家长语重心长的讲交通安全注意事项,而知秋也奔忙在活动的现场,不时还要为活动拍照留影。当知秋手中的相机镜头再一次捕捉到家睿时,她无论怎样都无法把眼前这位身着警服的男子与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起来。“不会的,怎么可能是他呢?如果是他的话,现在应该也是一个画家,怎么可能会当警察?而且还是在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那次分开后,知秋也曾因学校交通安全宣教的事情来交警队找过家睿多次,但都因为家睿出警在外,而没有机会见到面。知秋却因此与大成、子谦、宝聪和伟祥等人结识,并成为朋友。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便是冬去春归。某个清晨,知秋背上自己心爱的相机来到县城郊区的月云山顶采风,却意外的与家睿相见了。
“你好,是覃警官吗?”当知秋来到山顶时,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拿着相机在框选镜头。她细细打量后才发现,这个人竟然她一直在找而又一直找不到的覃家睿。
“原来是叶老师,呵呵,真是太巧了!”听见有人打招呼,家睿转过头来看了看身后的这个女孩,然后放下高举相机的双手,又习惯性的抬起右手行了个礼。
看着家睿独特的打招呼方式,知秋忍俊不禁:“是啊,原来你也是摄影爱好者。”稳住笑意的知秋边问边靠近家睿。
“我大学是学美术的,摄影是我选修的课程。”家睿微笑着回答。
“你是学美术的,那你怎么当警察了?”知秋调皮的问到。
望着甜美微笑的知秋,家睿回答到:“因为对这份职业的热爱。高考之前,我本来是想报考警察学院的,但是我的父母硬是让我学专业,并且安排我报考了美术学院。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么些年,我还是当了警察。”
“世事难料。”知秋轻轻抬起脸颊,若有所思的念着。
“你知道吗?我刚读大一的那个秋天就到过咱们东山县来写生采风。当时,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世外桃源’。跟我们那个钢筋水泥的城市不同,这里有高高的大山、清清的河流、有历经岁月研磨、坐卧涧溪的风雨桥,还有浓厚历史底蕴的青石板老街。在县城郊区,简朴的木房子有的临水而建,有的居高而着,与山与水的交融让这里充满了诗情画意。当你登上这座月云山俯瞰山下的景色时,映入你心里的是无限空旷,连吸入肺腑的空气都是甜的。尤其是在秋天,当远处那片依山开垦的梯田金黄一片时,只要柔柔的秋风一吹过,就会涌起一片接着一片的麦浪,真的好美!”家睿一边说,一边回味着。
“你到我们这个穷乡僻壤里来写过生?”知秋感觉到一丝诧异。
“是啊,我记得那一次,也是在这里,我遇到过一个小女孩,呵呵,扎两个牛角辫,眼睛大大的、亮亮的,睫毛长长的。”说到这里,家睿看了看知秋那双扑闪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后又接着说:“小姑娘也很喜欢画画,只是她家里不是很宽裕,平常竟然是拿着树枝在泥地里画。于是,我临走的时候,送给了她几张素描纸和我全部的画笔,可把小姑娘高兴坏了。哈哈哈哈!”
听到这里,知秋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来最初见到家睿那种熟悉的感觉竟然是真的……  知秋平静了十年的心里悄悄地荡开了涟漪:“真的是他!”
    此刻,朝阳已经渐渐挣脱开天际的缠绵,将暖暖的色彩全部浸润到天空中飘逸的云雾上,由蓝到紫、又由红到橘黄,直到万丈光芒包围着知秋和家睿。
    从那以后,知秋会经常到交警队“联系工作”,然后抓住家睿工作的空闲与他相处;有时,知秋也会缠着大成、子谦他们询问有关家睿的所有事情;有时,知秋还会在月云山期待着与家睿的再次不期而遇……  渐渐地,知秋陷入了爱情的泥泽而无法自拔。当甜蜜弥漫她整个身体的时候,一个叫芷柔的女孩子却又让她生起了酸酸的感触,尤其是当自己纯纯的爱意被家睿委婉拒绝后,她的心里更加酸痛。知秋知道,家睿是一个感情专一、重承诺肯负责的男人,这也是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快爱上他的原因。尽管自己对家睿的爱并不比芷柔少,但是知秋懂得,爱并不是自私的占有。此后,知秋更多的是扮演家睿蓝颜知己的角色。
与家睿相识两年后的2月14日,当知秋听到大成、子谦他们说家睿即将告别单身时,她的心阵阵发痛。尽管这个结局在她心里已经上演过多次,可是真正到了要她去面对的时候,她还是感到难以支撑。就在那天她与大成、子谦等一众同事、好友去祝福那对有情人时,她没有看到家睿与芷柔终成眷属,而只看见了一脸绝望的家睿。那时,她是多么想上去紧紧抱住他,安慰他,可是她凭什么呢?
那天后,知秋没有再去找过家睿。因为,在知秋看来,她和家睿的感情距离始终是她无法企及的高度,或许两个人现在的距离,至少不会再给家睿徒增无益的牵扯。何况,知秋不愿意在家睿感情出现空缺的时候介入,而被家睿误认为自己的感情是一种安慰和怜悯,更不愿意让自己去充当另一份感情的替代品。
(四)离别
时间慢慢过去,家睿的感情伤口也在忙碌的工作中渐渐愈合。繁忙的工作之余,家睿的脑海里会不经意间浮现起知秋那双扑闪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也会在短暂的空闲里登上月云山顶,莫名的期待自己能见到知秋的纤纤身影。家睿还曾借着到学校给学生上课外辅导课的机会找寻过知秋。可是,以前那个扎着马尾辫,经常围着他叽叽喳喳的姑娘再也没有进入到他的视线。家睿怀疑过自己,为什么会有种被人突然遗忘的感觉,而这种感觉竟然是那么的酸楚。
一年后的晚秋,某个傍晚,残阳如血般染红了整片天空,尽管已经过了炎夏,但这天的气温却异常闷热,空气里散发着令人内心灼烧直至窒息的味道。天空中,鸟儿低飞盘旋,似乎受到了某种影响而显得焦虑不安。家睿和队友刚从丽水镇处理完一起交通事故,正准备返回队部时,天空骤然暗了下来,顷刻间,一阵晕眩感从脚底迅速传到了人的整个身体,而后又迅速恢复了平静。
“难道地震了?”这是家睿反应过来后的第一个感觉。然而,大地的颤抖只持续了短短数秒钟后,一切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在回队部的路上,家睿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小覃……”电话那头传来了大队教导员李凯峰的声音。“处警完毕后请立即赶会队部,有紧急任务!”
“是!”挂掉电话后,家睿隐约感觉到教导员的这通电话与刚才的地颤有关。
当家睿和队友回到大队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这时,大队会议室内灯火通明,各单位的同事们都已经在会议室里就坐。大队长翟伟和教导员李凯峰表情凝重的坐在台上。见此情形,家睿和队员加快脚步走进会议室,找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同志们。”大队长翟伟低沉的声音响起:“刚刚接到县局指令,要从咱们大队紧急抽调五名同志参加一项紧急任务。会前,大队研究了抽调人员名单并报县局同意,决定,覃家睿、曾羽含…… 请上述五位同志,立刻整理行装于今天晚上九点赶到县局前坪集合。”
    “是!”当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家睿与其他几位同事立刻站了起来应答到。
会后,家睿才知道,就在今天傍晚时分,在距离东山县约1200公里的西北某省的埠屯藏族羌族自治州发生里氏8.1级地震,震中位于该县的扎木褒镇。根据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这次地震的震源深度达到了10至15千米,强烈的震感波及周围数十省的范围。由于埠屯县的陆上交通相对较落后。当地震发生后,通往灾区的通道几乎全部中断,加上当地通讯设备不发达,详细的受灾情况目前不是很明朗。为了尽早组织人员奔赴灾区开展救灾、救援工作,中央紧急从西北、华南等军区调集了军队作为第一梯队,急赴灾区开辟救灾通道,同时,从全国各地抽调武警、公安、医疗卫生、专业搜救队等人员,作为抗震救灾的第二梯队,开赴灾区开展救援、救灾工作。
在随后的三十多个小时里,家睿和战友们一路颠簸辗转,从汽车到火车,从乘坐交通工具到步行,一刻都不曾停留,因为家睿和战友们知道,时间就是生命,他们能早到一秒钟,就能多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距离地震中心灾区还有63公里。同志们,快!”负责带队的政委沈默冉用沙哑的声音喊到。沈默冉是玉和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支队长,45岁左右的年纪。根据上级安排,此次由东山、乐庆、溪口等8个县市区共计120名公安民警组成的抗震救灾队伍由他负责带队。当一路急行的家睿环视四周时,他看到的到处是断壁残恒、瓦砾废墟、还有耸立在道路两侧半山腰上受损的幢幢民房。就在前天,被强烈地震撕裂的山体、公路,连同所有断木、碎石一股脑的倾弃在通往埠屯县的道路上,将昔日这个最美少数民族聚居地与外界完全隔绝开来。在先期到达灾区部队的努力下,通往灾区的通道基本已经打通,但是,机动车辆仍无法通行,所有救援人员均只能通过步行的方式前进。
“埠屯挺住,我们来了!”此刻,家睿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家睿终于到达了灾区埠屯县,此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四点。按照抗震救灾临时指挥部的要求,来不及休整的家睿和战友们,立刻奔赴此次受灾最严重的扎木褒镇开展搜救工作。
扎木褒镇位于埠屯藏族羌族自治州境内,距县城8公里,是汉、藏、羌多民族聚居地。早在四百多年前,这里就已是百户规模的大镇。而以石头羌寨为主元素民居则依山而建,错落有致,蔚为壮观,具有浓厚的民族文化气息。而这场地震,却将这里的一切湮灭得丝毫不剩。当家睿来到扎木褒镇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疮痍的凄凉,以及墙倾楫摧、暗淡无光的惨烈。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灰尘遮光蔽日,灰蒙蒙的一片,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末日的煎熬。昔日的街道和民房已经混成一团,分不清哪里是脚下的路、哪里是容身的房。
    “大家按照先前的分组,积极配合正在开展搜救工作的解放军同志。另外,从我们到这里开始,已经发生了十余次小范围的余震,所以请大家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好的,开始工作吧!”沈默冉政委说完后,立刻带领家睿所在的第一组开展搜救工作。
一连三天,家睿和战友们日夜奔忙在灾区的搜救现场。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家睿的心灵经过了一次次从未有过的洗礼。当他和战友们在废墟、断梁下成功救出一个又一个生命的时候,他们的内心无比满足和兴奋;当他们亲历一幕幕生离死别的场景时,他们的心里又充满着自责和感悲。
随着救援工作的持续进行,越来越多的人被成功搜救出来。这让身心急近疲惫的家睿欣慰不已。这天下午,短暂休息后的家睿又回到了搜救现场。当他和几名解放军战士走到镇郊一处崩塌的民房前时,他隐约听见身旁一处废墟下传来声声微弱的呼救。家睿寻声找寻,终于在东南角的一处废墟下面发现一名被困的小女孩。因为断梁与垮踏的楼板相叠而形成了一个空隙,不但给了小女孩一个容身之所,也给了这个稚嫩生命一个相对安全的空间。
“你叫什么名字啊!”家睿一边和她说话,一边和身边的几名解放军战士开始进行施救。
“叔叔……呜呜呜!”小女孩凌乱的头发上布满了灰尘,泥垢将她苍白的脸遮盖住大半,脸颊上几处伤口的血已经凝结成痂,干裂的嘴唇透白,只有那双眼睛仍然透亮清澈。
“别怕,别怕,叔叔马上救你出来。”说完,家睿先用沾着水珠的手指轻轻的点在小女孩的嘴唇上,然后,一直跟小女孩交谈,尽力让小女孩保持清醒的意识,
“叔叔…………叫姜子……燕!”小女孩用乡音很重的普通话断断续续地说到。
“坚持住,子燕,你是最棒的,叔叔们马上就救你出来。”说罢,家睿和几名解放军战士加快了施救的步伐。
正在大家全神贯注进行施救的时候,大地又开始颤抖起来。受到余震的影响,在小女孩头顶的位置,一块大的碎石滚落了下来,同时又带动一片碎石往下倾泻,眼看就要将小女孩整个人埋起来。见此情形,来不及多想的家睿迅速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滚落的碎石。瞬间,那些碎石全部砸在了家睿的头部和身上,家睿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在后续赶来的搜救人员的努力下,小女孩被成功救出,而家睿却身受重伤,被紧急送往江城309武警医院抢救。(待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