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65|回复: 0

论《周易》产生始末及其意义

[复制链接]

1387

主题

257

帖子

-5994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2017-7-3 05: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周易》产生始末及其意义 在《庄子·外物》中“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而在《史记·滑稽列传》中“孔子曰:六艺,于治一也:礼以节人,乐以发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神化,春秋以道义。”如果《史记》无误,那么孔子背着老子自命的“六艺”所针对的是周朝“礼、乐、射、御、书、数”的古传《六艺》。孔子的“六艺”修掉了射(认识论)、御(实践论)、数(方法论)补以他的礼、易、春秋而让中国丧失理性知识积累,前史无根据。古称的“易不易”和今称的“对不对立”一样,都是对内容做出的具体判断。与阴阳余缺能量的名言概括不同,判断经验可以交流,名言理性概括可以逻辑。把经验当逻辑方法,是离开此岸的“内容”去追逐彼岸“形式”的思想偷换,是宗教的教义就不是科教的道义。用古传的《六艺》还是用孔子“修上而趋下”的“六艺”训导人生,则直接涉及对后人的正面育教或误导教育问题!主事者不可不察。 古说的“艺”即今说的“才能”,古把科学叫“艺之科”,周朝《六艺》是中国传统的六种才能育教体制,: 一礼艺五科: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 二乐艺六科:云门、咸池、大韶、大夏、大护、大武。 三射艺五科: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 四御艺五科:鸣和鸾、逐水曲、舞交衢、过君表、逐禽左。 五书艺六科:象形、指事、会意、转注、谐声、假借。 六数艺九科:方田、栗布、差分、少广、商功、均输、盈朒、方程、勾股。 孔子的“诗、书、礼、乐、易、春秋”找不到先圣根据,因而是他的杜撰。他不喜欢周朝《六艺》中的“射、御、数”,因而删除;他要“修上”,因而补以“诗、易、春秋”。孔子为什么不喜欢“射、御、数”?为什么添补“诗、易、春秋”? 古《六艺》:礼艺是关于社交能力的学问;乐艺是关于达情能力的学问;射艺是关于知识能力的学问;御艺是关于主事能力的学问;书艺是关于记述能力的学问;数艺是关于数算能力的学问。这些,大约就是中国“周朝大义”中对人类才能教育的逻辑体制。被孔子删除的《射艺》是“周朝大义”中的认识论,它应包括现今的知识论、联想论、意识论、意志论和目的论;《御艺》是“周朝大义”中的逻辑论,它应包括现今理论中的形式逻辑、辩证法、决策论、历史唯物论和现实革命论等内容;而《数艺》九科标志了中国古代的数学辉煌。显然,射、御、数对一个没有接受过系统教育的孔子是陌生的,从他论说中不谈射、御、数就是个明证。他也只有从教育系统中删掉它们,才能表现出孔子的唯我独尊。他提升了诗情、易理、修春秋为《经》或《艺》,实质是把中国射、驭、数的理性观念和古代的科学精神葬身于诗情、算卦、战乱的仁义关怀的民道感情观念中。社会的上下关系是上义下利,上道德下仁义,上官下民。孔子“毁道德以为仁义”就是以下犯上。说孔子也教射御数的人,根本拿不出当时的历史根据。西汉解释儒学《经书》的《纬书》,在汉代并没有学者反对,是对孔子后代孔安国:“约史纪而修春秋,赞易道而黜八索。”的具体回应。后儒要灭前儒立新说,就应对儒学整体进行评说后才能进行! 在把“单氏取周”说成是“王子朝之乱”的封建文化模式下,《辞源》之说不足为怪。对周景王“铸无射”和“单氏取周”正反不明的后人,灭祖妄评前史理念,不足挂齿!想实事求是、恢复历史本来面貌,就要进入历史事件中。据留下来的历史文献记载,孔子参与“单氏取周”“约史纪而修春秋,赞易道而黜八索”后,受到同代学者谴责,有如“过街老鼠”。他自己也喪志,走入了迷信天命,算卦求卜的死胡同。现仅以下几则证据,以观一二: 一、《庄子·天运》老子说“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其所以迹哉今子之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弃履哉?!”明确指出《六经》:《礼经》《乐经》《诗经》《书经》《易经》《春秋经》是商朝先王的文献,你立足周朝的鞋脚踩商朝的足迹而编撰《周易》。 二、《周易……》:“仲尼,鲁人,生不知易本,偶筮其命,得。旅,请益于商瞿氏。曰:‘子有圣智而无位。’孔子泣而曰:‘天也!命也!凤鸟不来,河无图至。呜呼!天命之也。叹讫而后息志、停读、礼止、史削。五十究易,作十易,明也。”译文:“仲尼,鲁国人,生来不知道《周易》的本义,偶然筮算了自己的命运,觉得有收获。一次旅行,请商瞿氏给自己算命。商瞿氏说:‘你有圣人的智惠而无圣人的位置。’孔子哭诉说:‘天哪!命啊!楚国狂接舆说我像凤鸟(见《庄子·人世间》),我不来周朝黄河之源的图谋就达不到目的!呜呼!上天的命运按排。孔子哭诉叹息以后,志气没了、不读书了、不讲礼节了,开始删削中国的历史。五十岁时研究易经,为《周易》填了十翼(翅膀),明白了自己的为人。”是孔子的自我解脱之词 三、《庄子·人世间》:“孔子适楚,楚狂接舆游其门。曰:‘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迷阳迷阳,无伤吾行;吾行卻曲,无伤吾行。”译文:“孔子到楚国办事,楚国有个叫狂接舆的人到他门前。说:‘得意的凤鸟,你为什么要使道德衰败!来世你等不来,往世你也追不回!天下有正道那是精神能人成就的,天下没有正道自然就诞生精神能人。现今周乱,你仅仅逃税了刑罚。你求的福如鸟的羽毛,你还不知道是加载的;你闯的祸重于大地,你还不知道躲避。你已经做了,我是告诉你一些原则;你很危险,是划事而行;你迷乱的阳刚,伤及不了我的追求;我追求在思想缝隙的曲折中,你也伤及不了我的追求。” 四、《庄子·盗跖》:“鲁国之巧伪人孔丘……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 五、《庄子·盗跖》:“孔子不见母,匡子不见父,义之失也。” “周易”原于《周礼·太卜》:“连山、归藏周易”属连山、归藏的周易“稽疑”。由于孔子“赞易道而黜八索”地删书,我们已经不知道连山、归藏为什么能周易的原义了,但,可以肯定它们不利于孔子,故才“赞易道”,否则孔子就不会“黜”它们了。据《易·系辞下》说:“作易者,其有忧患乎?……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惧以终始,其要无咎,此之谓易之道也。”“惧以终始,其要无咎”就是商纣王的“稽疑”之术。商朝末,纣王暴虐无道,“稽疑”风盛行,《文子·上礼》老子说:“世之将丧性命,犹阴气之所起也……壳龟无腹,蓍筮日施。”据说周文王被囚在羑里时还为纣王演六十四卦之传说,当然,目的不可能是“助纣为虐”,很可能是为了加快商的灭亡。文王去世时周公小,可能不了解内情,在主政制定《周礼》时,把它当正面遗产继承了。原《周易》不可能有现在这样丰富内容,都是孔子“吾党小子简狂,斐然成章的”: 1、“伏羲王天下也,始作八卦(既古八索),结绳而为纲。”伏羲时结绳记事,以不同的阴阳绳结表示天地变化的天理,山泽变化的地理,水火变化的物理,风雷变化的情理。把它会意到天地人的实际,就形成了古人对世界简单的理性认识方法。显然,这与“文王因性情之宜”的目的不同,文王推波助澜让纣王把方法当真理,因而使纣王完全失去对外界调查研究靠蓍筮决定国策,实是为周推翻商纣王暴虐统治创造精神条件,使其“壳龟无腹,蓍筮日施”而灭商。2、在《尚书》“洪范九畴”第七稽疑看原文:“择建立卜筮人,乃命十筮。曰雨,曰霁,曰蒙,曰驿,曰克,曰贞,曰悔,凡七。卜五,占用二,衍忒。立时人作卜筮,三人占,则従二人之言。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汝则従,龟従,筮従,卿士従,庶民従,是之谓大同。身其康强,子孙其逢,汝则従,龟従,筮従,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従,龟従,筮従,汝则逆,庶民逆,吉。庶民従,龟従,筮従,汝则逆,卿士逆,吉。汝则従,龟従,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内吉,作外凶。龟筮共违于人,用静吉,用作凶。”根本没有“易”的痕迹,卜筮不是《易》。3、孔子对《周易》进行了加工杜撰目的在易周,集语说一次孔子请商瞿氏算命,他说“子有圣志而无位。”孔子哭了,此后便立志研究《易》并作了“十翼”补充。在《庄子·天运》中“老子曰:子又恶乎求之哉?曰:吾求之于阴阳十有(十翼),二年而未得也。”“十翼”就是孔子收集古文献对商朝“稽疑”的补充。 4、后世崇易者的增删。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因为社会不公,才有武侠列传;因为结党营私,才有礼遇腐败;因为古典被焚毁(见《郑板桥家书》),才有一易再易!我们只能靠科学技术救国救民,不能靠算卦“稽疑”救国救民!因此,对现存《周易》等稽疑的史料要肯定其合理的内容,对“周易”泯灭周义老子文的迷信之风必须要否定,以避免两千年误国误民的悲剧再生。中国的症结在立“义”不在易“易”。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