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6|回复: 0

御制六龙砚故事

[复制链接]

39万

主题

28

帖子

-2294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2017-4-21 11: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应邀前往“胡同张”张毓隽家做客,那文房四宝、宜兴国壶、八方怪石、泥塑石雕等美不胜收。闲聊中谈起历史上的名砚,我说友人纪清远向我展示过其祖上纪晓岚用过的砚台。毓隽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追问我那砚台的大小、形状、雕刻、砚背字迹等一些细节。

  “这我哪记得清!”我一语未了,顿觉毓隽问得蹊跷,不由补了一句:“有什么关系吗?”

  毓隽轻叹一声,遂说起他父亲与一方“御制六龙砚”的故事。

  话说1968年,毓隽的父亲张守禄到其好友满恒喜家找点木料。木料都在满家用砖头垫起来的床下堆放着,张守禄在摸索的时候,无意之中触到床角一个光滑硬物,感觉冰凉细腻。低头一看:砚台!它居然被当成砖头一样的东西垫在其中一角了。

  张守禄是读书人,自然十分心疼。取出后一看,砚呈鹅卵石形,长约25厘米,宽约16厘米,厚约5厘米。用温水洗净,立马呈现“御制六龙砚”几个字,上款为康熙御笔,正中有石眼一枚,青绿光莹,两边各雕有三条龙,只是左边的三条龙呈不规则,右边的却间隔距离基本相等,砚石背面刻有纪晓岚的书法“砚磨墨兮砚乃凹”。

  御制端砚啊!张守禄酷爱文房四宝,不禁惊喜。他马上告诉老满夫妇:“此乃端砚,属宋坑,名曰猪肝冻儿。”满妻急着说:“我夫妇都是回民,从不会买猪肝回家。”张守禄一笑,忙解释道:“此石材名曰猪肝冻儿,非动物之属。”

  哈哈大笑之余,老满夫妇表示:“此物对我们毫无用处,老兄既然喜爱文房四宝,您就拿去自用吧。”

  张守禄感其真诚,遂携回家中,仔细观赏:砚台光洁润滑,叩之无声,抚之似婴儿肌肤,确属珍宝,不忍磨墨。虽然爱不释手,但其价值多少,张守禄并不知晓。

  十年之后,到了1979年,中国历史博物馆首次举办端砚展览,张守禄参观中,惊讶于史上遗留的端砚都成为无价之宝,遂感到自家存放的那块御制端砚岂不更加珍贵?回家后寝食不安,想到御制端砚原本朋友之物,若明白了它的珍贵价值后依然自用有悖道德,遂用绸布包好,送还满宅,并问其来历。

  满恒喜这才讲述了砚台的渊源。

  满恒喜的哥哥满恒兴上学之际,正逢敌伪时期。当时的邻居是清末的状元潘龄皋先生。一来二往,两家交情甚笃。潘龄皋喜欢吃涮羊肉,经常到满父在南长街开的羊肉铺就餐,看到满恒兴上学没有砚台用,就将一方御制端砚送与孩子用。潘状元家有皇封赐给的名砚数方,但战乱时文物不值钱,所以他也不在乎名砚不名砚的。后来,那方端砚就扔在了满恒喜家,垫床的时候缺块薄砖,随手就用上了。

  听张守禄一讲,满恒喜才知道那端砚的珍贵,赶忙千恩万谢地收好了。

  1980年的一天,老满瞅准机会,怀抱着此砚请黄胄等书画名家观赏。当时在场的有心人一看,提出愿以一台12寸黑白电视机兑换,老满未允。

  后来,他又携砚去荣宝斋鉴定估价。

  荣宝斋的行家发现,这方端砚上的六条龙都是小石眼,马上叫领导来看。领导仔细察看后对老满说:这块砚台你拿着也没用,不如交给荣宝斋收藏更有文化价值,还可以奖励你一台22寸日本彩电。老满称,此砚为兄弟二人之物,一人不能做主。领导说,既是兄弟二人之物,好商量,奖励两台电视机也可以。

  老满一听,感觉这“水”深了,谎称回家请示兄长再做决定,遂留了个伪地址假姓名,将该砚携回。回家后,先将端砚拍摄了前后两面照片,随之赶紧收藏于箱中。再有来者观看,就以照片示之。

  说到这里,这方珍贵的“御制六龙砚”似乎就能保存下来了。殊不知,满家不露真砚而“以照片示之”无异于向世人宣布其珍贵的程度,从而就更遭贼惦记了。终于在某一天,“御制六龙砚”不翼而飞。

  至此,国宝流失,不知所踪。端砚没了,照片何用?也被当成废纸丢弃了。

  如今,满氏兄弟已故。张毓隽说,已届耄耋之年的老爸一说起“御制六龙砚”的往事就很揪心,恐宝贝流失到异国他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