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35|回复: 0

少年乌兰夫

[复制链接]

39万

主题

28

帖子

-2943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2017-4-14 16: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乌兰夫的故事①

  前言

  乌兰夫同志是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优秀的领导人、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卓越的民族工作领导人。他是领导内蒙古民族解放和振兴的杰出领袖,他对内蒙古自治区的建立和繁荣富强作出了重大贡献。

  本报从今日起刊发《乌兰夫的故事》,敬请广大读者关注。

  《乌兰夫的故事》撷取乌兰夫65年革命生涯中一些鲜活的故事,采用文史结合的手法,通过一件件的小事折射出乌兰夫同志伟大的人格魅力。从各个侧面具体、生动地表现了乌兰夫在65年的革命生涯中,为党的民族工作和民族理论建设,为促进民族团结、巩固祖国统一作出的重大贡献,展现了他坚强的革命意志、为理想信念而求索的奋斗精神和生活中艰苦朴素、清正廉洁的高风亮节。

  1906年12月23日,冬至第二天,一场大雪给“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敕勒川罩上了厚厚的银装。这是一年中最长的夜晚,四周一片寂静。从土默川的腹地塔布赛村蒙古族农民云明亮家里,传出了一个新生儿的啼哭声,在寂静的夜晚,这啼哭声显得那么响亮……婴儿啼哭着被送到母亲云长长身边。慢慢地,孩子停止了哭闹,安静地躺在妈妈怀里。母亲看着可爱的儿子,舒心地笑了。父亲云明亮一直微笑着站在旁边,欢悦之情溢于言表。这个新出生的婴儿就是乌兰夫。

  乌兰夫的先辈在大青山前后游牧,后来定居在土默川。这里是绵延数百里的一块冲积平原。它西濒黄河,三面环山,大黑河由东北向西南穿过,盛夏无酷暑,隆冬不严寒,水丰土肥,是宜牧宜耕、气候宜人的好地方。历史上它曾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天然牧场。世代生息在这里的蒙古民族,扬鞭跃马,纵喉牧歌,过着他们传统的游牧生活。大约在17世纪末18世纪初,内地破产的汉族农民开始流入土默川,直至19世纪都是自由流入谋生的。随着破产农民的增加,流进的人也越来越多,但对牧场并没有构成大的威胁。二十世纪初,山西巡抚岑春煊两次奏请“筹议开垦蒙地”,这一奏议迎合了清政府借移民开垦解决财政危机的需要。于是,清政府做出“移民实边”的决策。光绪二十八年初(1902 年) 清政府任命贻谷为督办蒙旗垦务大臣,督办垦务。土默川上的草场几乎全部被破坏,蒙古族牧民失掉了赖以生存的牧场,不得不放下牧鞭,握起他们祖辈不曾拿过的锄头,开始了他们毫不熟悉和擅长的农业生产,日落日升,年复一年,他们经受着地主的重重盘剥,日子过得异常艰难。

  乌兰夫童年生活在一个三世同堂的大家庭,父亲兄弟两人,由祖父主持家政。祖父云根元,读过私塾,学过汉语,是一位通情达理、性格耿直、心地善良的老人。父亲云明亮,读过私塾,是一位忠厚老实的农民。母亲长长,娘家也姓云。没有读过书,把全部精力和爱都倾注在家人和孩子们身上,尽心尽力地操持家务,服侍老人,抚育子女,对长子乌兰夫尤其钟爱。她具有旧式妇女的美德,是一位农家贤淑女子。伯父那木吉,读书较多,蒙汉兼通,曾代塾师教过乌兰夫和他自己的儿子云润,教学认真,对孩子们要求非常严格。

  乌兰夫的祖父云根元对当时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对蒙古民族的日渐衰落,很愤懑也很无奈。他用我国传统的伦理治家和教育后代,子女们本分、孝敬,有文化、能劳动。每个人都奋力为全家人的生活操劳。一家三代和睦相处,能吃饱穿暖。儿孙们健壮聪颖,这对云老汉是莫大的宽慰。

  乌兰夫聪慧要强,四岁时就和堂兄云润一起,跟着伯父那木吉(云润的父亲)念《百家姓》、《三字经》和《千字文》,几年下来已能倒背如流,还经常把里面的故事变成自己的话讲给家人听。

  那木吉见此就和堂弟云明亮商量:“我这点儿墨水已经教不了两个孩子了,还是花点银子把他俩送私塾馆去吧。”

  就这样,乌兰夫和云润一起,被送到村里的私塾馆,听白先生讲“四书五经”了。

  开学的第一天,乌兰夫和云润高高兴兴地背上书包早早就来到私塾馆。白先生是地主出身,看不起农牧民,因此在上课时,故意提一些奇怪的问题,问乌兰夫和云润,答不上来就得挨板子。乌兰夫和云润经常受白先生的冤枉气,不知偷偷哭过多少次。

  后来,祖父云根元知道了这件事,非常生气,心疼地摸着乌兰夫和云润的小手说:“打明儿起,咱就不去私塾馆了,还是让你伯父在家教你们念书吧。”

  但是,伯父的学识就那么点,确实也教不了乌兰夫他们什么新东西。为了孩子们的前程,祖父决定全家人省吃俭用,从山西崞县请来一位姓贺的先生到家里教他们。贺先生不仅读过私塾,还上过洋学堂,除了“四书五经”,还教他们算数、自然、地理,有时也讲义和团、辛亥革命的故事,这对于乌兰夫他们来讲确实受益匪浅。10岁的乌兰夫懂得家里老人对他们的一片良苦用心,所以学习特别勤奋。平时他上午在家读书,下午放羊,常常是边放羊边读书。一天下午,他把羊赶到野地里,一边放羊,一边看书学习,竟然把放羊的事忘了,直到太阳落山时,才想起草滩上的羊。他急匆匆地赶着羊往回走,到了村口才发现少了一只。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贺先生教他们学习已经两年了。 这天,贺先生因家中有事,要回山西老家了。临走时,乌兰夫和云润含泪把先生送到村口,深情地对这位和蔼的先生说:“先生,您一定要回来呀!”

  贺先生抚摸着他们的头,语重心长地叮嘱道:“我走后,你们一定要继续努力学习,将来成为一个对民族有用的人!”先生的话牢牢刻在了他们的心里。他们目送贺先生渐渐远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

  贺先生走后就没有再回来,但少年乌兰夫记住了先生临别时的叮嘱,他依旧努力学习,一心想着成为一个对民族有用的人。乌兰夫一直没有忘记贺先生,直到耄耋之年回忆起这段求学经历时还深情地说:“贺先生给了我许多宝贵的教导,时至今日,我还能记起他那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说得确切些,贺先生真正称得上是我的启蒙老师。”

  (乌兰夫纪念馆 呼和浩特乌兰夫研究中心 供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