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44|回复: 0

白派团的成功之路(一)

[复制链接]

16

主题

3

帖子

51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2017-4-14 23: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结束后,戏曲舞台虽经起死回生,但已难现昔日的辉煌。而评剧白派由于小白玉霜英年早逝,传人断档,更面临绝响。 “白派”是评剧的重要艺术流派之一,具有极高的美学品位与美学意蕴。深受广大观众的普遍欢迎与喜爱。这个流派的失传,无疑是评剧事业的重大损失。 维当此时,李瑞环同志策划实施了《中国京剧音配像精粹》工程,为小白玉霜仅存的21齣戏的音像资料进行了音配像,这对抢救并传承白派艺术无疑是续命的壮举。王冠丽为18齣白派经典剧目配了像,成为白派的第四代传人。白派音配像一经播出,似一股春风,让人们看到了评剧白派复苏的萌芽。 为了进一步抢救和传承白派艺术,2010年4月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正式成立,由王冠丽任团长。其建团宗旨是:以坚持艺术生产和市场演出为中心,传承评剧“白派”艺术,振兴、弘扬评剧事业。 多年来,演出市场低迷,观众群体流失,已成为包括戏曲界在内各类演出团体面临的巨大问题。而天津市评剧白派团成立不久,就在萧条中脱颖而出了。最初,他们连正规的排练场地都没有,在经费匮乏,因陋就简的情况下,靠白手起家,仅仅一年的时间,复排上演了八齣白派保留剧目和一台名家名段演唱会,先后在天津中国大戏院、北京梅兰芳大剧院、天津中华剧院以及天津市郊区县总计演出87场,受到观众热烈欢迎,平均上座率在九成以上,为评剧演出市场带来了新的活力。 2011年2月,王冠丽带领白派团进京,登上梅兰芳大剧院,八齣白派经典剧目,24场演出,万众瞩目,轰动京城。如此集中的展演白派剧目,在评剧历史上是空前的。这次演出,引发了评剧白派热,被称之为“王冠丽现象”。“王冠丽现象”引起了新闻界、文化界、演艺界、戏剧界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为此,北京国粹艺术传承促进会、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北京评剧白派艺术研究会、中国戏曲学院联合召开了“评剧白派艺术传承与发展研讨会”。到会的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对白派剧团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和鼓励,肯定了团长王冠丽为白派的传承所做出的努力。并以白派剧团为典型样板,深入研究了白派艺术在市场中的生命力。就评剧白派今后的传承与发展对王冠丽提出了殷切期望。 白派热也引发了人们对戏曲市场形势的思考。 一个剧团要健康发展,首先要有一个颇具凝聚力的,深谙戏曲艺术和戏曲市场规律的领导管理核心。 白派团的领导成员由团长王冠丽,书记孟昭兰,艺术总监赵德明,市场总监孟中华组成。他们志合心同,拧成一股绳,把个白派团管理的节节高升,稳步发展。剧团实行总监制,按照新的市场营销策略与机动灵活的用人制度进行管理,极大地调动起演职员的积极性与创造性。剧团下属三个分队:演员队,乐队,舞美队。由领导层选拔任命队长,分工明确,各负其责。有问题,大家坦诚相見,有责任,上下共同承担。团结一致,从不搞小动作。他们尊重传统,尊重市场规律,了解观众喜欢什么,按照市场需求排戏演戏,所以他们演一出就立住一出。 在这个团队里,“只有小角色,没有小演员”,更没有一个闲人。所有的演、职员都是一身数职,尽职敬业的。他们不搞恢宏的大制作,遵循戏曲舞台是一种写意艺术的规律,舞台布景干净,简约、清新。尽量降低演出成本,坚持低票价。他们在天津市率先实行了观众会员制,使学生、农民工等低收入者都能来剧场看戏。他们坚持送戏到郊区,到工地,利用小剧场举办各种形式的演唱会,以此扩大评剧的受众面。通过努力和实践,他们做到了资源的最大化利用,保证了票房收入,实现了收支平衡。 剧团要立得住,首先剧团上演的剧目要立得住。应该说,戏,是剧团生存的根本。“出人”、“出戏”,是各个院团都提的口号,但这不应该仅仅是个口号。 白派团本着先继承,后发展的思路,王冠丽在为18齣白派经典剧目配像的基础上,把白派经典保留剧目重现于舞台。几年来,他们完整地呈现给观众近二十出白派保留剧目。 1959年,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中国评剧院创排了评剧史上的经典剧目《金沙江畔》。50年后,为了庆祝建党90周年,王冠丽带领白派团全体演职员齐心协力,冒着炎热酷暑,仅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就复排成功了《金沙江畔》,幷登上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演出现场盛况空前。改编后的白派名剧《珍珠衫》化腐朽为神奇,誉满大江南北。是白派团投入最少,回报率最高的一出戏。加工整理的《杜十娘》、《孔雀东南飞》、《秦香莲》、《临江驿》、《朱痕记》、《闹严府》等剧目,在充分保留原剧精华的前提下,重新编织构造,以崭新的面貌推出,无不获得好评如潮。 “像音像”是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项重要举措,是继“音配像”之后的又一伟大工程。白派剧团是这项工程地方戏的试点单位。目前已录制完成《杜十娘》、《珍珠衫》、《韩玉娘》、《海棠红》、《临江驿》、《玉堂春》、《朱痕记》、《庚娘》等大戏。王冠丽白派戏的“音配像”和“像音像”在央视戏曲频道频频播放,都有很高的收视率,得到广泛赞誉。据中国文艺报报道:最近播出的评剧剧目《庚娘》约有700万人收看。 王冠丽常说,搞艺术的心境要宽,一花独放不是春。在继承白派的同时,剧团还兼顾评剧其他流派的抢救和继承。 “爱派”是评剧四大流派之一,由评剧四大名旦之一的爱莲君创立。爱莲君21岁英年早逝,弟子甚微,近年来爱派戏也几乎绝响舞台。行腔清新婉转、玲珑俏丽,深受观众喜爱的“爱派”艺术就此失传,将是评剧的巨大损失。王冠丽在传承白派戏刚见起色之时,立即着手抢救“爱派”艺术。她先在团内培养爱派青年演员冯荣玲,亲自带领她去拜访硕果仅存的愛派杰出传人莲小君,聆听教诲。又请进离开舞台多年,仍在坚守爱派艺术的再传弟子金倩老师,给学员班的孩子们教授爱派艺术。2013年6月,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专门举办了“莲小君•评剧爱派专场演唱会”,展示爱派独有的艺术魅力。如今,爱派经典剧目:《于公案》、《烧骨记》、《李香莲卖画》等已成为白派团长演不衰的剧目。 其它,如评剧刘派优秀传人王云珠,新派优秀演员施立红等都在剧团得到良好的发展,现在都已是国家一级演员。她们分属不同流派,各自都有自己的主打剧目,如王云珠主演的《牛郎织女》、《卖油郎独占花魁》、鲜派名剧《包公三勘蝴蝶梦》、《回杯记》、《井台会》;施立红主演的《打金枝》、《金玉奴》、《无双传》等等,都是十分叫座的戏。对男生的马(泰)派,张(德福)派,魏(荣元)派等流派的演员也都大加扶持。剧团多次举办青年演员以及各流派演员的个唱专场演唱会,以扩大他们的影响。 出戏,出好戏,正是白派剧团的活力所在。 白派团本着熟戏当生戏排、老戏当新戏演的原则,树立精品意识、坚持质量第一。对所有的演出剧目都反复进行加工提高,精雕细琢,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剧目不达标绝不见观众。所以,白派团的戏用不着去拉人赠票,戏码一贴出,就能保证上座90%以上。而且全场爆满,一票难求的景况,也不是新鲜事。难得的是,戏票是从票房卖出去的,观众手里的戏票是实实在在从票房买来的,这在目前的评剧市场是罕见的。 白派团的成长,当然离不开原天津市老市长李瑞环同志的关怀和具体指导。李瑞环对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借鉴等等有着深刻的理解和精辟的见解。他提倡、组织实施的“音配像”和“像音像”两大工程,彰显了一个政治家的高瞻远瞩。为了抢救白派艺术,他除了为小白玉霜仅存的音像资料配像外,还亲自整理、加工和改编白派保留剧目。他把白派代表剧目《珍珠衫》做了颠覆性的改编,把旧本的循环报应论,升华成规范人们行为道德的人生感悟,具有一定的警世作用,取得点石成金的效果。评剧《韩玉娘》,原不是白派的代表剧目,是李瑞环同志根据京剧《生死恨》专门为评剧白派移植改编的。剧中浓墨重彩地塑造了一个既有爱国情怀,又重情守义的古代妇女的艺术形象。此剧成为“传统剧目改编范本”,也为白派剧目增添了新成员。老戏新编《海棠红》,更是李瑞环同志为王冠丽量身而作。此剧弘扬了中华传统美德,呼唤人间真善美,促人感奋。源自《聊斋志异》的传奇故事剧《庚娘》是李瑞环为白派剧团量身打造的第六出新剧目,首演后,又历经一年多的考量,对剧本反复加工修改,白派剧团从表演到音乐、唱腔、舞美等全方位地加工提高,2016年底以全新的面貌呈现给观众,获得满堂彩。深化主题,为人民写戏,这才是老戏新编获得成功的秘诀。 被誉为评剧国宝级人物的艺术总监赵德明老,从艺70余年,编写过50余部剧作。赵老博学多才,腹存“评剧智库”,和剧团同仁一起,坚守办团的方针和理念,把余热发挥到了极致。他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剧团艺术风格的建立,流派剧目的传承,市场的开发,青年人才的培养等方面都作出了突出的贡献。特别是对“爱派”的抢救,他亲自整理、改编剧本,并亲自担任导演,为青年演员排练。“爱派”艺术得以新生,凝聚了赵老大量心血。赵老创编并导演的爆笑喜剧《借女巧配》,挖掘运用了濒于失传的西路评剧演唱形式,曲调高亢、质朴、欢快,充满乡土气息,别具艺术风格。在幽默、爆笑的同时,起到警世的作用。用喜剧作为吸引年轻观众的一种方式,更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和挑战。无论是剧场演出还是送戏下乡,都受到观众热烈欢迎。 赵老最新改编并执导的古装神话剧《牛郎织女》,在唱腔上继承了评剧传统风格,在演出中又融入了现代意识。新春伊始,作为2017年开年大戏,在海河剧院连演三场,场场爆满。 白派团接地气,常年坚持送戏进社区,到敬老院,到工地,他们把举办惠民演出当作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了普及评剧和白派艺术,他们经常派人辅导社区剧团,帮助他们提高演唱水平,培养票友名家,使评剧艺术在社区百姓心中不断生根开花。天津和平区小白楼街树德里社区“爱白派剧团”就是白派团“种文化• 结对子”的帮扶单位,从各方面给予支持和帮助,还为他们提供演出场地。在白派团的大力支持和推动下,树德里社区已经连续六年成功举办了评剧艺术节,白派团和戏迷票友同台演出,使社区“爱白派”评剧团的演艺水平不断提升。今年白派团又申请了天津市振兴文化艺术基金扶助项目,为“爱白派”提供了资金和技术支持。 短短几年,白派团已成为颇具社会影响力,深入人心的剧团。津京两地形成了包括老、中、青各年龄段和各种文化层次的庞大的戏迷观众群。何以如此? 白派团的成功,首先在于领导核心的团结一致,没有内耗。管理上实行总监制,采取正确的运营机制。剧团演职员的组成是体制内和体制外相结合,利益分配做到合理、透明、公正,一视同仁。办团宗旨明确,了解市场供需关系,发挥主观能动性,拒绝“等、靠、要”思想,这在当前浮躁的社会环境下,能做到致虚守静,抱守初心实属不易。 第二,出戏,出好戏,这是一个剧团安身立命之本。好戏必有好剧本。这需要行家里手深谙传统戏曲的“法度”和规律,老戏新编如何移步不换形、新创剧目如何遵循戏曲的章法和根本?扬弃与保留,继承与发展,须在敬畏谨慎与自信大胆之间妥善权衡,才能留住老观众,涵养新观众。白派团几年来在继承白派精华的基础上,精心打造的几部经典之作是做到了这一点的。 第三,量体裁衣,为角儿写戏。评剧各个流派之所以有价值,有生命力,在于创立这一流派的艺术家的审美创造力和唱腔的独特魅力。老戏今唱也好,新编新唱也好,必须能充分展现这一流派唱腔的艺术特征。《珍珠衫》、《海棠红》、《韩玉娘》、《庚娘》……正是忠实地展现了白派艺术多姿多彩的美学魅力,才赢得了市场的认可,才能久演不衰,受到观众的热捧。 实践证明,观众不欢迎那些为评奖而哗众取宠,或为指令性任务而演出的节目。相比之下,老百姓更喜爱基于民族文化传统、在唱念做打、嬉笑怒骂的艺术表现中,体现着忠孝节义、仁义礼智信这些中华民族的优良品德、具有知识性、娱乐性的戏剧内容。 如今白派团在上级文化部门的具体指导和关怀下,在广大戏迷观众的支持下,全团上下通力打拼,取得迅速、全面的长足发展。他们平均每年都能排演几部新戏,演出150余场。就是他们学员班的娃娃戏都能叫座,取得可喜的票房收入,这在当今的戏剧市场上是很少見的。 现而今,社会浮躁,充斥着各种诱惑,怪像连连。在所谓戏曲改革的大旗下,编排出来的戏,有的过分强调所谓现代性而忽略了传统的文化意蕴;有的不是出于对戏曲艺术的追求,而是拼命追逐所谓大奖;有的打着创新的招牌,损害戏曲的艺术品格,胡编乱造出非中非西非新非旧的“四不像”;有的新编戏只演一、二场就搁置了,连成本都收不回,何谈效益。损资耗时排了戏,观众不买账,不接受,甚至白送票,观众也无心光顾。大奖过后,戏也就寿终正寝了,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戏曲艺术能否走出低谷得到振兴,是与文化环境的健康发展密切关联的。评剧白派能否延续下去,只凭一个白派团恐怕也是势孤力单。 白派团的成功,是否应该引发文化部门从政策和体制建设方面的认真思索:我们的政府部门应该为评剧的繁荣和白派艺术的发扬光大做点什么呢? 北京 横空一雁 2017 0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