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21|回复: 0

杨佴旻的中国文化精神

[复制链接]

141

主题

115

帖子

1075

积分

预备队

发表于 2014-8-20 14: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佴旻用水墨画的材料,吸收水彩、油画的因素,创造出了一种新水墨。这是一种感觉,如果将这感觉逻辑化,也可以归纳出几点。首先,他的画以写生作为基础框架。尽管他的作品中的庭院、室内一角、静物、人物、风景等都不是纯粹的写生,而是艺术家创造的“第二自然”,作品有很强的意象性,但他最终还是要把他的创造物还原为取景框中的景象,而中国的传统宣纸则根本没有取景框的观念。

    他绘画中的意象性主要借鉴了西方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的意象传统,例如在平视的取景方式中,在桌面和桌面物体中加入俯视和反透视因素;在写生色彩中强化色彩和色调的变现力,并融入装饰色的因素;以色为主,少用甚至不用水墨;色彩铺满画面而不留空白;在写生的基础上的平面化处理……这些均与中国传统宣纸绘画水墨为上,即白当黑、程式化造型、游动视点的透视方式等等大异其趣。他有一件作品题为《以莫奈作品为蓝本的风景》,颇能象征杨佴旻艺术在文脉上的渊源。

    如果仅仅在宣纸上画画则没有太大的意义,杨佴旻的真正价值在于,他在将水墨移上宣纸时实现了创造性的转化,并在转化中为画面赋予了很深的中国文化精神。从另一个角度说,杨佴旻从西画入手而没有延续传统绘画去发展,反而更积极地去拓宽了宣纸绘画的语言方式和精神内涵,在有几百年历史的宣纸绘画领域中发现了新的可能性。虽然这种探索在林风眠那里早已开始,但杨佴旻找到了自己的切入点。

    杨佴旻绘画的突出特色、也是他的最大难点在于“润”。他不用覆盖性很强的颜料,浓重的颜色用得十分吝啬甚至根本不用,焦、枯、苍、涩的用笔也被他排除在自己的画外,画中没有鲜明夺目的色彩跃动,他最爱使用是水性比较强的润笔淡彩,以此使宣纸的渗水性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他的润笔淡彩用得从容、大方而又典雅,画面结构个色调简洁而由单纯。

    润笔淡彩最易浮、滑、软、媚,但他的画却没有这些弊病。简洁单纯又易空泛乏味,他的画也没有空泛之弊。他有一种处理微妙变化的才能,靠着类似色中色阶、色层、色相、冷暖、明度等微妙变化的丰富性,以及润笔在宣纸上运动所形成才笔触与肌理微妙变化的丰富性,看似轻松的驱除了浮滑和空泛。

    笔触与肌理微妙变化的丰富性,是他在将水彩移上宣纸时实现创造性转变的要点和难点。我想,他对此一定做了大量的试验和摸索。他将润笔与润笔在宣纸上交错、叠压时的分离效果,以及宣纸淡彩特有的渍染效果,与最常用的方式洇染相破、相冲、相融、相谐,使润笔淡彩获得了渗入纸背的厚重感。

    他没有做什么空洞的伟大文章,把事做得小中见大,很有成效。在他的画中,我更偏爱其中的《以莫奈作品为蓝本的风景》、《南瓜和蔬菜》、《ANDREW博士》、《窗前的花卉》等作品,这些作品单纯凝练如诗、意趣醇厚似酒,经得起反复玩味,让人爱不释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